魔兽争霸手游下载
誰為中國海上風電扎緊“保險”_東方風力發電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看資訊 » 海上風電 » 正文

誰為中國海上風電扎緊“保險”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6-06   來源:中國船檢  瀏覽次數:470
核心提示:2019年4月,風能行業權威機構全球風能理事會(Global Wind Energy Council,GWEC)發布了最新《全球風能發展報告2018》(GWEC Global Wind Report 2018)。報告顯示,中國新增海上風電裝機和并網容量首次超過所有國家(1.8GW),榮登榜首。英國與德國分別以1.3GW、0.9GW位列全球第二和第三。GWEC預測,未來一段時間,以中國為代表的亞洲地區將引領全球海上風電市場的增長。
  2019年4月,風能行業權威機構全球風能理事會(Global Wind Energy Council,GWEC)發布了最新《全球風能發展報告2018》(GWEC Global Wind Report 2018)。報告顯示,中國新增海上風電裝機和并網容量首次超過所有國家(1.8GW),榮登榜首。英國與德國分別以1.3GW、0.9GW位列全球第二和第三。GWEC預測,未來一段時間,以中國為代表的亞洲地區將引領全球海上風電市場的增長。
  蓬勃發展難掩風險隱憂
  隨著陸上風電增速放緩,海上風電發展迅速。海上風電具有風資源豐富、風機利用率高、單機發電容量越大、距離用電負荷近等特點,使得風電行業逐漸由陸上向海上發展,海上風電將成為未來風電行業的重要增量。2001~2015年全球海上風電累計裝機容量復合增長率43.51%。GWEC報告顯示,目前,全球海上風電累計裝機規模已經達到23GW,約占全球總裝機規模的4%。2018新增裝機規模為4.5GW,占全球市場的9%,與2017年基本持平。GWEC預測,到2025年,這一比例預計將超過10%,總裝機容量將達100GW。在接下來的幾年,全球海上風電將以6GW或以上的年增長規模繼續保持良好發展勢頭,主要增長動力將來自于亞洲,尤其是中國。
  盡管我國海上風電起步相對較晚,但發展卻十分迅猛。2009年9月,國內首個海上(潮間帶)風電場在江蘇建成并正式投產發電,為中國海上風電的發展積累了寶貴的經驗。從那時起,我國海上風電行業便如同坐上了“復興號”,一路高歌猛進,并在2018年實現“彎道超車”,拿下新增海上風電裝機和并網容量全球第一的好成績,讓全球都切實感受了一把“中國風”的速度與激情。
  據中國風能協會數據,2018年,我國海上風電新增風電裝機容量同比增長42.7%,累計裝機容量同比增長59.1%。截止2018年底,我國海上風電累計裝機約3.6GW, 已開工在建項目約6GW, 已經核準的容量超過17GW。目前全國已并網海上風電裝機容量僅次于英國和德國,位居全球第三位。
  據國家能源局制定的“十三五”規劃,到2020年,我國海上風電開工建造10GW,確保建成5GW。我國海上風電市場前景廣闊。
  全球再保險業的巨頭慕尼黑再保險公司(Munich Re,下稱“慕再”) 特殊企業風險新能源部門Aigner博士十分看好中國市場,他表示:“未來幾年,中國的裝機容量還存有巨大的增長空間。因此,中國有可能將成為我們未來最重要的市場。”
  全球領先保險經紀公司韋萊保險經紀有限公司(下稱:韋萊)執行董事張煒也對中國市場寄予了厚望:“我相信,在未來三年內中國將超過德國,并將在十年內超過英國,成為世界最大的海上風電市場。”
  然而,蓬勃發展難掩風險隱憂。維斯塔斯V112-3.0WM風機在巴西風電場發生機艙著火事故、美國夏威夷沿海Auwahi風電場發生倒塔事故、Siemens公司2.3MW機組的機艙與風輪墜海、SeaWork號在丹麥海上風電場內傾覆,眾多事故都說明了海上風電的高風險。
  同時,海上風電的投資金額均較大,一旦發生事故,所帶來的損失程度也會非常大。因此,有海上風電項目的企業在做好風險管控的同時,需要尋找合適的途徑以轉移部分經營風險,以避免因事故損失過大而影響公司的運營。而選擇合適的保險方案是轉移風險、分攤損失的最佳手段。
  快速發展亟需專業護航
  在中國的風電市場,韋萊可謂是保險經紀行業的先行者,其參與了我國首個滿足“雙十”標準海上風電項目的保險安排,包括該項目的保險方案設計以及再保險安排。然而,就在為該項目安排再保險時,韋萊遇到了相當大的困難。
  據記者了解到,韋萊在為中國風電項目安排再保險時發現,在中國經營的保險公司的再保險合約均未將海上風電納入其中,無論是建工險還是運營險。如此一來,韋萊只能選擇到國際市場上尋求臨分再保險支持。而就當韋萊在接觸國際再保險市場時,又碰到了新的問題。韋萊在尋找再保支持時發現,國際性再保公司普遍會在建工險方面要求提供海事檢驗(Marine Warranty Survey,MWS)證明。海事檢驗,是再保公司在為高價值或高風險海上項目提供再保安排時,為了增強對項目的風控能力,需要邀請在海事工程風險控制方面具有豐富經驗的獨立第三方監督機構來幫助其對項目進行技術審查和評估,旨在確保重要流程和環節的安全。海事檢驗人機制在國外海事工程中已得到充分應用,目前在中國還處于起步階段。據張煒介紹:“我們在為中國風電項目安排再保險時發現,中國風電項目的業主普遍還不能接受海事檢驗。因為在中國有一個‘類似’服務叫做工程監理。業主普遍認為,工程都是按照國家的一系列標準在執行,同時又有工程監理,為什么還要多掏一份錢去申請海事檢驗呢?”
  那么,工程監理可以替代海事檢驗嗎?記者通過對比發現,盡管工程監理與海事檢驗的工作范疇存在部分重疊現象,但是兩者之間還是存在較大差異,這是因為兩者的著眼點不同,監理更注重的是工程質量,海事檢驗更注重的是安全。例如,針對某一個項目,海事檢驗會特別注重設備是否達到船舶超載要求,遇到浪高13米的情況則需要停止施工等安裝過程的安全,而監理則會更注重施工是否達到工藝要求,設備是否能安裝完成,對于浪高13米是否需要停工的過程中情況,監理可能會按照經驗決定可以勉強繼續施工。由此可見,在安全保障方面,海事檢驗比工程監理更加專業。
  如此,問題又來了。沒有海事檢驗證明基本可以確定將無法獲得國際再保資格,那么中國已建成但未申請海事檢驗的風電項目之前都是如何進行保險安排的呢?據記者調查了解,由于中國保險公司的再保險合約不包含海上風電,因此,很多風電項目都是多家保險公司使用其自留額在承接。然后,再看情況是否可以安排臨時分保。如果還不行,就繼續多找幾家保險公司共同“湊保”。
  自留額是原保險人對其所承保的各類保險業務,根據其危險程度、業務質量的好壞以及自身承擔責任的能力,在訂立再保險合同時,預先確定的對每一危險單位自負的責任限額。一般來說,保險公司在海上風電以及海上船舶等保險中都留有自留額。但是,自留額的賠償限額畢竟有限,一旦發生重大保險事故,保險公司不得不用自有資本金來兜底,那么,這將直接沖擊到公司的利潤。同時,公司的盈利能力也會受到極大影響。
  張煒表示:“目前,我國大部分的海上風電項目都是用保險公司的自留額來提供承保,能真正獲得國際再保險市場支持的預計不到一半。如此以來,風險將如滾雪球般越來越大,這讓保險公司擔心不已,因此,他們正在考慮逐步引入海事檢驗。業主方面,包括電力公司,在其自有經紀公司安排保險過程中,也逐步意識到海事檢驗的重要性。”
  中國海事檢驗正加速推進
  如想從根本上對海上風電行業的風險進行有效控制,還需追蹤溯源,找準病根,對癥下藥。很顯然,海事檢驗,便是業界共同診斷后開出的一劑良藥。
  Aigner博士表示:“海事檢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各方都會從中受益。尤其是業主方,盡管海事檢驗跟監理的工作范圍有少許重復,但是角度不一樣,因為海事檢驗會看的更細致,這肯定會對整個項目長遠發展產生積極正面的效果。同時,從保險角度來來看,海事檢驗角色的介入可使風險得到有效控制,這正是我們所需要的,是絕對的加分項。因此,引入海事檢驗必將帶來雙贏的結果。”
  值得高興的是,目前已有不少業主開始接受海事檢驗,將海事檢驗視為風險管理的一種有效方式和手段。據張煒介紹,包括國家電力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廣東省粵電集團有限公司、中國節能環保集團公司等都計劃在新項目的保險安排中引入海事檢驗。
  未來,隨著我國海上風電項目的大幅快速鋪開,海事檢驗的需求也定將隨之攀升。據了解,目前在中國市場提供海事檢驗的公司并不多,顯然不足以應對需求增長。同時,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公司中并沒有中國公司的參與。然而,外資或國際性的公司由于受到成本和“水土不服”等問題的困擾,在中國市場提供服務過程中不可避免地會出現諸多局限性,因此,盡快推廣和發展中國機構的海事檢驗服務能力刻不容緩。
  據記者了解,為中國海上風電項目提供海事檢驗服務至少需要具備以下三大條件,缺一不可:首先,需具備相關專業資質;其次,需要具備海上工程、海事檢驗的經驗和專業能力;第三,需要熟悉中國市場,這是因為中國的海上風電市場不同于歐洲,它具有其特殊性。
  張煒表示:“據我所掌握的情況來看,目前在國內,CCS所提供的海上作業相關服務最為全面且經驗豐富,同時CCS還具備發證資質,因此,我們與國外的再保險公司一致認為,CCS最有可能成為中國第一家為海上風電提供海事檢驗服務的中國機構。如果船級社的認證獲得國際市場、國際再保險公司的認可,便可順利進行再保安排,如此,客戶將會獲得更加充足的保險保障。所以,我們非常希望能盡快推動船級社的海事檢驗業務。”
  隨著中國海洋石油的勘探開發,CCS自1982年開始進入海洋工程領域,經過近40年的發展,CCS積累了豐富的海洋工程經驗,建立了較為完善的海工技術規范體系,為國家海事主管當局提供專業的技術支持并受委托承擔技術法規的編寫,為業界提供安全可靠的相關技術標準。自2007起,CCS就正式踏入海上風電領域,在咨詢、檢驗、認證等技術服務領域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Aigner博士表示:“未來,我們希望能把歐洲市場的經驗與教訓帶入中國市場,相互學習借鑒,共同推進中國海事檢驗角色的塑造。我們需要與專業的第三方合作,共同切實提高中國海上風電的發展質量。因此,我們很愿意看到CCS成為國內的海事檢驗服務的領先者并能持續發展下去,這將是個雙贏的結果。”
  當下,中國海上風電市場蘊藏著巨大潛力已成為業界共識,同時,中國市場的超速發展也讓我們意識到了時間的緊迫。為此,韋萊、慕再和CCS三方本著促進中國海上風電行業安全發展的共同愿景,于2019年3月22日在廣州正式牽手,簽訂了三方合作框架協議。根據協議,三方將共同就海上風電場設施業務的風險防范、技術交流、客戶資源共享、市場合作等領域開展全面合作,共同為中國海上風電業務的快速發展保駕護航。
 
 
關鍵詞: 海上風電 風能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魔兽争霸手游下载 宝宝计划网站免费账号 山东时时后一走势 三个骰子赌4-17的技巧 挂机平刷方案 pk10和值稳赚法 pk10直播现场直播 武汉隆程酒店小姐 台湾美女果小糖 呼和浩特快餐女哪里多 江苏时时走势 体育比分及时比分 pk10统计走势图网站 中外明星裸体写真集 包头海德酒店小姐